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三年:钢企吨钢利润长期维持数百元 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三年:钢企吨钢利润长期维持数百元

“今天的螺纹钢价格这么高,如果不打掉地条钢企业的话,他们现在盈利是非常好的。”在近日的第四届宝钢汽车板EVI论坛结束后,国内上市钢企龙头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志浩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等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钢铁行业运行最平稳、效益最好的一年。中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河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于勇在在2019年1月14日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会议上如是表示。

去年彼时,逾六成上市钢企三季报陷入亏损;今年此时,超过八成钢企盈利。在供给侧去产能和需求端支撑的背景下,钢铁行业形势已有所改观。

戴志浩谈论的是2016年启动的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给中国钢铁业带来的影响。经历了2015年的“冰冻期”,
“高杠杆”可以从某种角度说明钢铁行业生存的艰难。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统计为69.6%,高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在此前的16年时间里,平均资产负债率从48.92%上升到69.60%。

而这距离钢铁行业最为艰难的“冰冻期”,刚刚过去了三年时间。2015年钢材销售价格跌破了白菜价,钢铁行业陷入全面亏损。

“逆袭”原因:成本下降需求回升

“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再继续3年,那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近万亿资产会形成不良资产。”戴志浩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进行钢铁供给侧改革,全行业还是按照2015年那个样子,继续劣币驱逐良币,那么到今天是什么场景?”

三年过去之后,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日前发布的2018年行业利润数据,钢铁行业去年全年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此外,2018年1-12月,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实现销售收入4.11万亿元,同比增长13.04%;盈利2862.7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12%;资产负债率65.02%,同比下降2.63个百分点。

截至31日,35家钢铁上市公司三季报全部出齐。Wind数据显示,其中29家盈利,6家亏损。

供给侧改革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最直观的莫过于钢价回升。2015年年底,钢材指数跌到近1900元/吨,创近年来最低点。1年之后,该指数回升至3500元/吨左右。2017年底,则一度站上5000元/吨高点。2018年10月,钢材指数基本稳定在4800元/吨以上。

上市钢企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也堪称“捷报频频”。据澎湃统计,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9家公布了2018年的预估“成绩单”,除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青海西宁特钢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24亿元之外,其余18家均预计盈利,且数家在报告中提到创下“年度历史最优业绩”。

中钢协数据也显示,1-9月份,会员钢铁企业亏损面27.27%,同比下降21.21个百分点。

上市钢企的业绩也普遍“由雨转晴”。以全行业亏损的2015年来看,即使龙头宝钢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10.13亿元,同比下降82.51%。而2018年仅上半年,净利润即为100.09亿元。湖南省属国企华菱钢铁则是扭亏为盈的“典范”,2015年曾亏损近30亿元,一度筹划“钢铁换金融”资产重组,2017年7月则宣布终止回归钢铁主业,当年盈利41.21亿元,2018年上半年获净利润34.39亿元。

这三年期间,“一方面需求出现恢复性增长,但更重要的是供应端的继续收缩,使钢材价格保持三年连续上涨,是钢铁行业利润增长最大的动力。”提及钢企2018年的最优业绩,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

鞍钢股份扭亏为盈,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鞍钢股份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410.39亿元,同比下降1.26%;实现净利润9.77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8.88亿元。鞍钢股份将扭亏为盈主要归功于公司主动降低成本。此外,钢强矿弱也增厚了利润。

经历近3年的行业供给侧改革,再结合当下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和国际贸易环境,戴志浩表示,“供给侧改革实际上为我们争取了3年时间,为接下来的紧日子做了一些准备。”

供给侧改革:扭转产能过剩和“劣币驱逐良币”局面

宝钢股份继续稳坐行业盈利首位。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1334.35亿元,同比上升9.20%;净利润55.98亿元,同比上升148.33%。其中,第三季度营业收入环比上升29.78%、同比上升33.85%;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环比上升9.75%。

钢铁供给侧改革核心是三件事

钢铁巨舰驶入“冰冻期”的同时,中国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也引发了国际的关注。“内忧外患”之际,中国于2016年开始在钢铁行业进行了力度空前的去产能行动。

除了降本增效,宝钢股份还受益于国内汽车、家电、工程机械等行业的需求增长,宝钢的高端汽车板、冷轧产品等保持盈利。“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台了微型经济刺激政策,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市场,因此钢铁消费好于预期。”宝钢股份总经理戴志浩在2016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据测算,公司第三季度的冷轧产品出厂价上调14.82%。

1996年,中国粗钢产量突破1亿吨,跃居世界第一。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半壁江山已持续超过20年。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下降至8.4亿吨,比上年减少1917.98万吨,同比下降2.33%,这是自1981年以来中国粗钢产量首次下降。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2016〕6号《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目标同时还包括:行业兼并重组取得实质性进展,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资源利用效率明显提高,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产品质量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提升,企业经济效益好转,市场预期明显向好。

相比之下,华菱钢铁由于无缝钢管市场持续低迷,子公司华菱钢管亏损严重。公司在业绩报告中表示,钢管亏损再加上汽车板公司尚未达产等因素,前三季度公司净亏损10.96亿元。

但这个25年一遇的下降并没有缓解供大于求的矛盾,粗钢表观消费量全年同比下降5.44%,这一速度让产量的减少望尘莫及。

为达到上述目标,自2016年开始,清除地条钢、严抓环保不达标、僵尸企业退出、央企大合并,均称为这场去产能行动中的着力点。

供给侧变化:去产能增产量

当年中国钢材出口量也依然飙升19.9%至1.12亿吨,刷新历史最高纪录。这一出口量超过了日本2015年的粗钢产量,是美国的1.4倍,德国的2.6倍。大量涌向国际市场的中国钢材也让中国面临更多的国际贸易摩擦和指责。

2016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就对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和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行为(分别代表了“新增产能”和“地条钢”的典型)调查处理情况进行了通报,调查处理发现的严重问题即是“落后产能仍然在扰乱整个市场,影响化解过剩产能的全局工作”。这场调查还重点对江苏省、河北省省政府及相关领导进行处理。

对于钢企盈利好转不利于去产能的担忧,宝钢股份总经理戴志浩认为,“钢铁企业效益明显恢复,这对去产能会产生一定影响,但总体影响应该较小。”他表示,在产产能多为合规产能,不在去产能之列,且今年督查组和常态化专项行动也对违规、超能力生产起到有效遏制作用。

戴志浩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供给侧改革核心是三件事,即严控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环保出清。

最终,中国用三年时间完成了上述压减产能的上限目标。2016年开始,中国连续三年分别淘汰6500万吨、5000万吨及3000万吨钢铁产能,合计1.45亿吨产能已接近1.5亿吨的五年目标。同时,2017年上半年淘汰了1.4亿吨地条钢。照此计算,实际上产能去产能总量达到了2.85亿吨。

去产能方面,已经宣布合并的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在2016至2017年内分别压减465万吨、140万吨粗钢产能。此外,八一钢铁也将压减300万吨产能。

“在过去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的腾飞下,需求一直不是问题,中国钢铁行业一直是供给侧的问题,供给侧不受控制地野蛮式增长。供给侧改革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雷霆手段控制了新增产能,抓住了这个牛鼻子。”

徐向春提到,“2018年是去产能的第三年,连续三年的强力压缩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使得钢铁产能过剩的局面得到基本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根源也被铲除。”

承担去产能重任的河北钢铁将于今明两年内再压减炼铁产能260万吨、炼钢产能502万吨。

至于地条钢和环保,“这两个牛鼻子抓住了就基本解决了行业多年来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戴志浩提到,像宝钢股份等企业实际上环保投入很大,但很多小的钢厂环保做得都不太到位,有些大的钢厂环保也做不到位,即使盈利很多仍不投入环保,“这样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原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现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戴志浩在2018年10月接受澎湃等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今天的螺纹钢价格这么高,如果不打掉地条钢企业的话,他们现在盈利是非常好的。”

截至上半年,马钢集团已经退出炼铁产能222万吨、炼钢产能281万吨。

仅打击地条钢一项,自2016年从江苏、河北等地率先展开,随后整治行动扩大到全国范围内,截至2017年4月底,全国各省区清理出“地条钢”企业共500多家,涉产能1.19亿吨。

戴志浩用“杠杆”来直接反映钢铁企业的生存能力。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统计为69.6%,高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再继续3年,那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近万亿资产会形成不良资产。”戴志浩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进行钢铁供给侧改革,全行业还是按照2015年那个样子,继续劣币驱逐良币,那么到今天是什么场景?”

尽管大部分上市钢企都承担了去产能任务,但是今年产量并没有下降。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是上市公司拆除的基本都是停产高炉,影响不到实际生产;另一方面,上市公司需要保障完成年度任务目标,出于经营发展考虑,通常不会下调产量。

2016年初,高层提出“十三五”期间共计划压减1-1.5亿吨粗钢产能。不包括“地条钢”,2016年实际压减了6500万吨以上粗钢产能,2017年压减了5500万吨以上粗钢产能,两年累计压减1.2亿吨以上,两年完成了上限目标任务的80%以上。2018年计划压减粗钢产能3000万吨。

钢企“翻身”:钢企吨钢利润一度超千元

数据显示,宝钢股份第三季度共完成铁产量674.8万吨、钢产量693.4万吨和商品坯材销量542.0万吨,分别同比增长24.2%、20.4%和0.39%。

不过,并不是全行业都在享受供给侧改革红利。“这三年你如果不是供给侧改革的对象,你的盈利情况就会很好。当然也不是只要是钢铁企业都很好,如果你是供给侧改革的对象,受到了这几项规则的约束限制,你可能很短时间之内就面临灭顶之灾。”戴志浩表示。

供给侧改革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最直观的莫过于钢价回升。

不过业内人士预计,原材料价格走高挤压利润,预计钢厂后期将开始出现减产趋势。

“我们从幸运转入了正常”

2015年年底,钢材指数跌到近1900元/吨,创近年来最低点。1年之后,该指数回升至3500元/吨左右。2017年底,则一度站上5000元/吨高点。2018年10月,钢材指数基本稳定在4800元/吨以上。2018年11月开始,钢价开始急剧回调,截至2018年12月底,钢材指数回调到近4000元/吨。

宝钢股份多年来的拳头产品是汽车板。尤其近20年来,伴随着中国汽车行业飞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制造国和第一大消费国,将汽车板选择为战略产品的宝钢股份也享受了高额回报。

整体而言,2018年钢材指数全年均价4348元/吨,较2017年均价上涨317元/吨,涨幅7.86%。

1988年至今,宝钢汽车板经历了国产化替代、品质保障、引领汽车用钢三个主要阶段。宝钢股份累计为中国汽车行业提供汽车板8000余万吨,2017年宝钢汽车板销售1225万吨,首次进入世界前三。汽车用钢整体占据50%以上中国市场份额。

对于全年钢价的整体上扬,徐向春表示,除压缩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之外,“助力”还重点包括近两年的环保治理。“主要产钢地区如唐山,邯郸,徐州等地,经常出现环保限产,这又进一步导致产能不能有效释放,市场供应偏紧,库存持续下降。市场价格易涨难跌,钢材利润长期维持数百元元的水平。”

纵观目前的中国汽车行业,陷入了“零增长”甚至或出现“负增长”,宝钢股份的汽车板优势是否会消失?

钢市的持续回暖带给钢企的自然是“最优业绩”。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9家公布了2018年的预估“成绩单”,西宁特钢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24亿元,其余18家均预计盈利。

“我们之前汽车板战略布局比较好,我们享受了一段高额的利润阶段,当这幸福来临的时候,我们也没办法拒绝,但是我们一直在利用这个阶段,为我们的第二增长点、第三增长点布局。”戴志浩表示,“我5年前回到宝钢股份的时候,就主动希望汽车板为公司利润贡献比例降下来,这样其实更健康。”2013年7月,戴志浩开始担任宝钢股份总经理。

两大钢企央企的上市公司宝钢股份、鞍钢股份分别预计净利润突破200亿元和78亿元。此外,湖南省最大国有钢铁企业华菱钢铁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3亿元-69.3亿元,同比增长61%-68%;江西省国有钢企新钢股份净利润在55亿元到62.50亿元之间,同比增长76.79%至100.90%。

“作为公司来说,我们永远不敢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戴志浩同时提到,“目前这个状况还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状况,而不是一个最糟的状况。”

从已披露2018年业绩预告的19家上市钢企来看,净利润总计已达近800亿元。

戴志浩表示,“在我看来,今天的汽车工业、钢铁工业都是中国制造业改革开放40年来高速发展的受益者、见证者,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在今天这个时间点都进入了几乎零增长这种阶段,也是中国整个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入高质量发展的缩影。”

图片 1

戴志浩强调,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无论中国汽车业还是中国钢铁行业,是从幸运步入了正常。基于和汽车行业的紧密联系,他对汽车行业也发表了一些见解,“我们也有一些感受,钢铁是工业的‘粮食’,谁家买我们‘粮多’,谁家买我们‘粮少’,以及对价格的敏感性,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汽车行业内部
有着一个结构性的分化。”

“之前整个汽车行业是一个幸运儿,就是在中国只要生产汽车,大概率就是赚钱的,在我看来这本身就是一段特殊的历史、特殊的阶段。”戴志浩认为,一个行业如果处于正常合理竞争的情况,“应该是60%-70%的人赚一个不高的、合理的回报,优秀的企业赚一个超额的利润,10%、20%,甚至行业不好的时候有30%的人是亏损的,这样就会有一个市场自动的进出机制。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汽车行业也是从高速增长倒逼进入到了高质量发展的阶段。”

“未来,我们更多地要靠努力和创新。”戴志浩表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