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将基本完成

钢铁行业超低排放工作已进入倒计时。

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日前印发的《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有序推进其他地区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意见》指出,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是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举措。除了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全国新建钢铁项目原则上也要达到超低排放水平。
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是指对所有生产环节(含原料场、烧结、球团、炼焦、炼铁、炼钢、轧钢、自备电厂等,以及大宗物料产品运输)实施升级改造。《意见》对大气污染物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以及运输过程提出了几大要求。
其中,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污染源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原则上分别不高于10、50、200毫克/立方米。
徐向春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按现行污染物排放的国家标准,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50、200、300毫克/立方米。初步估算,全行业实现超低排放改造,需投资六七百亿元,运营成本提高十几元/吨。
“同时,实行超低排放改造的钢厂,亦可享受政策优惠待遇,如减征环保税,在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可部分豁免停产等,也提高了企业形象和市场竞争力。”徐向春说。
按照《意见》的要求,对于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钢铁企业应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21日的生态环境部例行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表示,生态环境部将分类推进重点行业污染深度治理,第一个重点是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工作,钢铁行业深度治理将是今年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

什么是超低排放?

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是指企业所有生产工序,含铁矿采选、原料场、烧结、球团、炼焦、炼铁、炼钢、轧钢等以及大宗物料产品运输,均应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包括大气污染物有组织排放控制、无组织排放控制以及大宗物料运输排放控制。

钢铁行业面临哪些挑战?

钢铁行业是我国工业领域主要排污大户之一,预计整体废气排放量占工业废气排放量比例约8%。从主要污染物去除情况看,目前钢铁行业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去除率或仍低于50%,未来将是治理重点。

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曾出台《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方案提出钢铁烧结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小时均值排放浓度分别不高于10、35、50mg/m3,相比目前实施的特别排放限值40、180、300
mg/m3趋严70%以上。

从钢企情况来看,即使已经达标,治理情况也参差不齐,且现有钢铁企业绝大多数未达新出台的超低排放标准。

《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中明确提出超低排放改造时间表,其中新建钢铁项目要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力争2020年底前完成钢铁产能改造4.8亿吨,意味着近一半改造任务将在2020年前完成。

超低排放对钢铁行业的影响?

成本上涨成为主要问题之一。

从公开数据看,部分钢铁企业环保投入开始大幅增加。比如,宝钢股份2017年环保投入80.34亿元,同比增长102.01%,吨钢环保投入177.04元/吨。

宝钢股份能环部首席工程师陈健表示,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改造可能要800亿元,从宝钢股份来说估计也要近百亿元。

徐向春对上证报表示,超低排放对钢铁业的影响肯定大于前一阶段。前一阶段,钢铁企业常常以限产方式来实现减排,限产使市场供应减少,钢材价格上涨,这就对冲了限产导致的钢厂成本上升,钢厂总体收益还是大于支出。

而超低排放一方面需要大量的环保投资,另外还要增加环保运营成本。在此阶段,由于限产的减少,使供应增加,钢材价格下跌。对钢厂体现出收入减少而成本增加。因此,和前一阶段相比,超低排放对钢厂带来的挑战和压力更大。

未来钢铁行业利润预计如何?

徐向春认为,由于三年的钢铁去产能,钢铁产能过剩情况基本得到缓解。去年行业暴利现象当然不会再现,但是钢铁行业仍能保持一个合理的利润水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