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9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伊战美军进攻费卢杰

6名三角洲队员和40名陆战队员共同对抗300多人的敌军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图片 1
美军装甲部队在费卢杰城外集结,准备向城区发动进攻(资料图)

编译:puredieeasy

图片 2

  美国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仅用几十天就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但战争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以费卢杰、巴古拜、拉马迪形成的“逊尼三角”地带很快成为反美抵抗运动的热点地区,频繁的袭击让美军损失惨重。为了铲除心腹之患,2004年11月,美军动用坦克、重炮和武装直升机向费卢杰城区发起猛攻。这场战役也为非对称条件下的现代战争提供了新的范例。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作战背景 


采编、翻译:dieeasy

  客观而言,费卢杰的反美武装完全是乌合之众,他们没有统一服装,在自己家里开展活动,指挥和组织也极为松散。萨达姆政权倒台后,伊拉克民间保存着大批武器和爆炸品,在当地宗教领袖的号召下,抵抗武装招募人员、制造路边炸弹易如反掌。这些抵抗成员既不怕死又足智多谋,成为美军最害怕的敌人。 

当 MSG Don Hollenbaugh
听到北面300米处的清真寺尖塔中传出来的祈祷声时,天色依旧漆黑一片。这种萦绕心头的声音令三角洲队员感到不安。“这不会是美好的一天,”他警告了跪蹲在身旁的SSG
Dan Briggs
——一名28岁的三角洲军医,此时他们在费卢杰西北处的一个街角。“之后可能很快就会有麻烦了”。

图片 3

  第82空降师是第一支驻防费卢杰及安巴尔省的美军部队。由于这一地区非常广阔,美军不得不分散兵力,这也导致美军镇压抵抗武装时难有作为。2003年5月,美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2旅与第82空降师临时换防,他们试图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不过,获得的结果是“袭击更频繁了”。2003年8月,美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队前来替换第2旅。他们逮捕了一些抵抗武装头目,收缴了大批武器,但费卢杰的形势并未好转。尤其令人失望的是,2004年2月,2个营的伊拉克国民卫队开来镇压抵抗武装,到达后的第三天,抵抗武装就发动大规模袭击,使国民卫队威风扫地。 

图片 4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2004年3月31日是个标志性时刻,四名美国承包商在费卢杰遭袭,他们烧焦的尸体被挂在一座桥上,这件事经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向全世界传播,引起巨大反响。 

Staff Sgt. Dan Briggs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作战经过 

那天凌晨4点,6名三角洲特种部队成员和大约40名来自海军陆战队第1团2营E连的士兵在联军边界前方悄悄推进了300米。三角洲小队包含
Hollenbaugh 以及 SGM Larry Boivin
——他们分别是战斗支援中队的行动士官和高级破门手,还有三名A中队的狙击手,以及
Briggs
。第四名狙击手占据了后方的一座建筑物,在那里他可以观察巡逻路线并警告前方出现的任何事物。Hollenbaugh
和 Boivin
在海军陆战队的请求下提供了一种特殊的增援火力:AT4火箭温压弹。AT4在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步兵队伍中无处不在——但三角洲的温压弹版本并不在其中,因此海军陆战队员们都对这些武器羡慕不已。这种武器像所有AT4一样,采用肩扛方式从一次性火箭筒中发射出来,而他们的工作原理是在密闭空间内迅速释放热量和压力,正确使用的话破坏力极大。三角洲队员们已经训练了海军陆战队如何使用该武器并向他们提供了弹药,但陆战队员们仍旧不是很习惯使用温压弹,因此请求
Hollenbaugh 和 Boivin
陪同巡逻队进入费卢杰亲自发射这些火箭筒。“他们认为自己接受的训练还不够充足,”
Hollenbaugh 说,“考虑到这些武器的杀伤力,我认为是正确的决定。”

图片 5

  美军决心从4月4日开始发动代号为“警惕决心”的军事行动,准备投入4个营的海军陆战队清剿城内武装分子,另有2个营在城外设置警戒线。不过,仅仅开战4天,美军陆战队和配合行动的伊拉克国民卫队就在4月9日接到命令,暂缓进攻费卢杰,以便伊拉克临时政府、美国中央司令部同费卢杰市政当局、抵抗武装代表举行谈判。 

在城市边缘驻守了几天后,美军部队担心叛乱分子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盲点”——从这些地方武装分子可以在联军不知觉的情况下发动攻击。而清晨的巡逻就是为了“调和战场……这样狙击手可以改变他们的路线并且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使用这些温压武器。”
Hollenbaugh 回忆说。当他跪下并向Briggs
耳语的时候,陆战队员们正清理并攻占十字路口南北相对的一对房屋。三角洲队员进入南边那栋,在大约十五米长十米宽的平坦屋顶上就位。而陆战队员们也同样占据了北面房子的屋顶以及其他楼层。两个房顶都有低矮的围墙环绕。美军士兵们在黎明前的一个小时内用锤子在墙上凿出孔,以创造战斗位置。陆战队员们期待着一场战斗,他们不会失望。

Boivin 下到二楼的一个露天庭院,跟陆战队员们一起继续作战。Hollenbaugh
则一个人待在屋顶上战斗,他从一个位置转移到另一个位置,在每个位置只停留一小会儿,打上几枪或者扔一枚手榴弹——而他总共带了16枚:12枚是普通的破片手雷,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从本质上说,这相当于一款手动投掷版本的“AT4温压弹”,其需要在密闭空间中才能取得最佳的杀伤效果。随着叛乱分子进入旁边房屋,Hollenbaugh
将他的温压手雷扔进了敌方的窗户中。“有一对儿”命中了目标,他说道。这位经验丰富的特战人员不停地躲避着手雷、火箭弹和子弹,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叛军。当一辆悍马到来撤离伤员时,藏在南边一栋建筑里的叛乱份子从上层窗户中使用一挺隐蔽好的机枪朝医疗兵射击。由于在自己位置的南侧墙壁旁无法看到敌方的机枪,Hollenbaugh
通过敌军枪管喷出的可见烟气来判断出机枪手的位置。然后他按照自己计算出的角度朝胡同的墙壁上射击,让跳弹飞进敌方的窗户里。那挺机枪最后安静了下来。Hollenbaugh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东北方向的一栋叛乱份子占据的房屋。“我将子弹‘送’入那个屋子中。”他说,“通过地板和墙壁让子弹反弹进去。”

  谈判的结果是:费卢杰当局保证约束本地武装的行为,美军从费卢杰撤出,将防务移交给伊拉克临时政府的费卢杰旅。伊拉克临时政府还要向费卢杰提供额外补给,重新开放费卢杰大众医院。 

图片 6

一个小时后,Hollenbaugh
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匣和最后一具AT4温压弹发射器。他的耳朵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和鼻腔中充满了火药烟雾、RPG促进剂和C4炸药的味道;他的靴子沾着同事的血迹在尘土飞扬的屋顶上穿行。对面的机枪再次开火。他拿起自己最后的AT4火箭筒,就在此时
Zembiec
出现在屋顶。“嘿,Don,是时候离开了。”陆战队上尉说到。“让我把这一发射出去。”三角洲队员回应道,扛起AT4。Zembiec
就跪在 Hollenbaugh
的后方,距离之近以至于进入了火箭筒的后焰区。Hollenbaugh
为了不伤及他,又往前移动了一点,然后发射。火箭弹飞入了机枪据点的窗口边缘并爆炸。“机枪被打哑火了。”
Hollenbaugh 后来说。他满足地跟着 Zembiec
走下楼梯。这时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早已撤出。只有他一个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阻止了叛乱分子攻占南楼。“我从没去想自己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后来他在接受费耶特维尔观察报(The
Fayetteville Observer)采访时说到。“我很高兴当时有人统计了一下人数。”

  然而,这支由前萨达姆军队官兵组成的费卢杰旅同样对抵抗武装毫无办法,费卢杰的形势很快再次失控。无奈之下,美军只得把费卢杰包围起来,准备困死这座城市。

Master Sgt. Don Hollenbaugh

一名陆战队员,19岁的一等兵 Aaron Austin
在战斗中阵亡。鉴于三角洲特战队员的英勇表现,Hollenbaugh 和 Briggs
都获得了杰出服役十字勋章,Boivin 获得了银星勋章。

  在随后的夏秋季,抵抗武装抓紧招募人员,贮存物资,“费卢杰”成为伊拉克反美运动的标志。美军发出警告,声称将对费卢杰发动大规模攻势。从10月30日起,美军开始向城中目标倾泻成吨的弹药,局面骤然紧张。11月5日,美军切断了费卢杰的电力供应。11月7日,伊拉克临时政府宣布实行为期60天的紧急戒严。注意到这些凶兆,超过75%的平民逃离了这座城市。 

随着第一道闪光,一枚火箭推进榴弹轰炸了南边的房子,紧接着几分钟后,机枪扫射了过来。当Hollenbaugh
从他的战斗位置窥探时,另一发火箭弹就在下方几英尺的位置爆炸,距离之近,以至于他感觉到了热浪和沙粒扑面而来。“幸运的是,我戴着一个耳塞,还有护目镜。”他回忆说。他立刻把另一边的耳塞也放入耳中。“嘿,注意一下我这边,我要下楼看看火力来自何方。”
Hollenbaugh 告诉 Boivin 。

【Donald R. Hollenbaugh】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集结力量 准备进攻 

出来后,他爬上了墙去检查RPG在房屋上留下的“飞溅”痕迹。这位经验丰富的队员可以分辨出火箭弹在撞到墙上前已经略有浸湿,而这意味着它是从远方射过来的。Hollenbaugh
尽可能精确地追踪了一下火力射过来的角度,之后返回楼上以获得更远的视角。在300米外的一些碎石中发现了一个小黑洞后,他认定这就是RPG射手的位置。他用M4朝那个洞中射了几枪,并告诉陆战队的前线观察员将那里标记为潜在的迫击炮目标。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美军包围费卢杰并准备进攻,新的军事行动被美军称为“幻影愤怒”,但后来在伊拉克临时政府总理阿拉维嘴里却变成了“黎明行动”。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中,叛乱分子探查美军阵地并偶尔和美军互射几枪。三角洲狙击小队队长
J.N.
决定将他的人员撤回到另一个狙击手位置,在那里他们可以更好地利用步枪的射程。在与
Hollenbaugh 交谈后,E连指挥官 Doug Zembiec
上尉派两名陆战队员到屋顶接替狙击手。算上他自己、Boivin,Briggs,以及两名陆战队员,Hollenbaugh
计算出屋顶上有足够的人员来进行火力覆盖,特别是考虑到北面房屋的陆战队和后方的三角洲狙击手。

【Lawrence Theodore Boivin】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Silver Star

  此前几个月,美军动用特种部队、无人侦察机、卫星等手段收集了大量情报,掌握了城内抵抗组织的许多藏身处、秘密军火库、重要领导人的活动规律等。这些情报被标注在高分辨率地图上,下发到最低一级指挥官手中。美军情报显示,抵抗组织已把城市变成一座战斗堡垒。城中约有3000名武装分子,他们拥有充足的轻武器、手榴弹、地雷和炸药,并在建筑物之间挖了交通壕,有时也通过现成的下水道往来。 

图片 7

==========================================================================

  这次行动共有约1万名美军和2000名伊拉克军人参战,由美海军陆战队中将约翰·F·萨特指挥,他把进攻兵力分为两个团级战斗群。第1团级战斗群配置在费卢杰西半部,由3个营组成,即海军陆战队第3-1营、第3-5营和第2-7装甲骑兵中队。第7团级战斗群配置在费卢杰东半部,由海军陆战队第1-8营、第1-3营、第2-2机械化步兵团组成。每个团级战斗群还配备一个海军陆战队坦克连增强火力,这些M1A2坦克被分散配备到每个连队。萨特还为每个战斗群搭配了3个伊拉克国民卫队营。他们虽然野战不在行,但可以用来对付躲藏在宗教场所内的武装分子。美第1骑兵师的第2旅级战斗群配置在城市周围,用来阻断进出费卢杰的道路。 

Douglas Alexander Zembiec,后升为少校

相关阅读:

Chris Martin 的 《Modern American Snipers: From The Legend to The
Reaper—on the Battlefield with Special Operations
Snipers》对这次战斗有更为详细的记述,以下贴出中译版的片段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虽然此书的翻译错误令人发指(比如把手榴弹翻译成“火箭弹”,一些战斗细节也完全翻译错了),但这一段的描述的确更加详尽地展现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官兵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敌军的英勇战斗,不论是三角洲军医
Dan Briggs 为了救治伤员奋不顾身地冒着敌军火力穿梭,还是破门手 Boivin
在头部受伤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依然英勇战斗,亦或是海军陆战队员们负伤作战、让队友先接受救治等等,都令人印象深刻。

而其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无疑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 Don
Hollenbaugh,作为火线上唯一的
Operator【三角洲的Operator专指通过了完整OTC行动人员课程的战士,一般在军刀中队服役,担任攻击手或者狙击手,负责主要的军事作战行动,之前的三名A中队狙击手也是Operator,不过他们转移到远处的狙击位置负责火力支援了;而
Briggs属于三角洲的技术支援中队,不属于Operator,当然即使是支援中队,也要接受严酷的特种作战训练,只不过更侧重专业技术】,
Hollenbaugh
体现了一名特种部队老兵所能爆发的强大战斗能力。他独自一个人穿梭在不同的射击位置开火,给敌军造成了多名防御者的错觉;利用跳弹射击无法直接瞄准的敌人;使用轻武器、手榴弹、火箭筒等手边的一切武器向敌人还击,自己一个人承担起了掩护其他人撤离的任务,有效阻滞了敌军的同时还能让自己全身而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因此能获得优秀服役十字勋章,这是仅次于荣誉勋章的陆军重量级嘉奖)

图片 14右数第二位即为
Don Hollenbaugh

==========================================================================

因为本次行动而获得勋章的除了文中提到的三位三角洲队员外,还有参战的陆战队员们:唯一阵亡人员
Aaron Austin 被追授银星勋章,Perez Gomez 和Thomas Adametz
同样获得银星勋章,还有不少官兵获得了铜星勋章。

图片 15

Douglas Zembiec

Douglas Zembiec 一战成名,被称为“the Lion of
Fallujah”,最终以少校军衔退役。之后加入CIA
SAD部门,于2007年在行动中牺牲,并被追授银星勋章。

图片 16

Lawrence Boivin

Lawrence Boivin
服役24年后从三角洲部队退役。于2012年不幸死于车祸,就在被撞的一刹那之前,他将身边的妻子推到了安全地带。

图片 17

Donald Hollenbaugh

Donald Hollenbaugh 服役20年后,于2005年退役。

图片 18

Daniel Briggs

Daniel Briggs
在后来的行动中左臂被炸伤,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值得一提的是退役后的 Briggs
最近受曾经的战友 Tyler Grey 之邀,参与了美剧《Seal
Team》的拍摄。他的INS账号:

图片 19

Grey和《Seal Team》导演之一 Melanie Mayron

图片 20

图片 21

《ST》演员A.J. Buckley,Briggs和另一名退役三角洲Dave Nielsen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Seal Team》S01E03

图片 27

《Seal Team》S01E12

  装甲突击 势如破竹 

在两名陆战队员到达屋顶的几分钟内,随着美军位置的信息被传播扩散,叛军的火力突然急剧增加。大约300名武装分子坐着卡车加入了战斗。成千上万的子弹和数十发火箭弹侵袭着两栋房屋的墙壁。叛军是“真的以为这是对费卢杰的全面进攻。”
Hollenbaugh
回忆说。“他们把身上所有的弹药都倾泻到我们这里。”利用附近房屋之间的小巷和阵地,叛乱分子已经足够接近以至于可以将手雷投掷到北部屋顶上,炸伤了几名陆战队员。听到伤员的喊声,Briggs
离开了他的位置,和前线观察员一起,冲过了两栋房屋之间的无人地带,以帮助治疗和撤离伤员。
Briggs 有至少六次将自己暴露在敌军的火力之下。

  11月7日,炮击和空袭按预定方案展开。晚上7时,伊拉克第36突击营占领城西的费卢杰大众医院。与此同时,美陆战队第3-1营夺取医院南边的两座桥。 

对于美军来说情况已经十分危险,叛乱分子的数量跟自己是10比1,敌军沿着两座建筑物的墙壁移动以围住他们。在一片喧嚣中士兵只能通过呐喊让其他人听到,美军部队朝楼下的攻击者开火并扔手雷。在南部屋顶的
Hollenbaugh,Boivin
和两名陆战队员正在跟叛军奋战——这对四个人来说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之后一枚手雷落在屋顶上并爆炸,两名陆战队员受了重伤,其中一人站了起来。“他的手放在脸上,血从手指间流了出来,真的惨不忍睹”。Hollenbaugh
回忆说。由于担心陆战队员暴露在叛军火力下,三角洲的 MSG Hollenbaugh
将他带到了拥挤的楼梯间,然后回到另一名受伤的不知姓名的陆战队员那里。那名陆战队员躺在地上,用手指着一个方向——他以为自己的同伴还躺在那。“先带他走,先带他走。”他跟
Hollenbaugh 说,Hollenbaugh 对这名勇敢无私
的陆战队员印象深刻。“这家伙正在向后爬,地上留下了一条血迹,你就知道他伤得有多厉害。”后来他说。“我已经救下他了。”三角洲队员告诉这名陆战队士兵,然后抓住他的腰带把他拉起来,将其移到楼梯间。

  11月8日凌晨,4个美陆战队营和2个陆军营发起全线进攻。第2-7装甲中队和第2-2团的M1A2坦克带头冲入城内,它们冲破围墙或掩护工兵用炸药打开缺口,步兵再进入建筑搜索。布雷德利战车和斯特赖克战车分布在公路两侧,为步兵提供火力掩护。狙击手则占领有利地势,防止武装分子袭击车辆。 

图片 28

  凭借及时的通讯联系,美军的坦克、火炮、空中力量协同作战,摧毁了一些坚固据点。训练有素的美军势如破竹,到下午为止,他们已夺取了火车站,并进入城市西面的杜巴特区、纳兹亚区,城市东面的阿斯卡里区、约兰区。11月9日天黑时,美军已进入费卢杰各个角落。 

SGM Larry Boivin

  11月10日,伊拉克国民卫队成为攻击主力,他们攻克2座大型宗教场所,查获大批武器、弹药和补给品。11日深夜,美军宣布占领费卢杰大部分地区,第2-2团用坦克和步兵战车把三百多名武装分子堵在一座建筑内,并迫使他们投降。 

伴随着 Boivin 的掩护,Hollenbaugh
不停地在他自己的战斗位置和陆战队员离开后留下的空档之间穿梭,用M4步枪射击并投掷手榴弹。另一枚敌方手雷在房顶爆炸,弹片命中了
Boivin
的耳朵和手臂后侧。“Don,我中弹了。”他喊道。在三面被墙环绕的楼梯间开口处,Hollenbaugh
迅速给 Boivin
做了包扎处理。他打开一个由三角洲队员携带的“行动包”——里面包含了手雷、备用弹匣、信号装备以及医疗用品,拿出
Kerlix 纱布绷带和绿色的头巾。他将 Kerlix 绷带包在 Boivin
的头部伤口上,并用头巾捆绑住,然后让 Boivin
转过身来面对他。“你看上去真酷。”他嘲笑了一下这位破门手。尽管伤口很严重,Boivin
—— Hollenbaugh
后来描述他为“一个非常非常硬派的人”——仍然要回到战斗中,两人注意到了在陆战队的遮阳蓬下面,有一个像老鼠一样的东西在移动。直到所有人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对方,同时喊道:“手榴弹!”

  正当美军认为马上就能大获全胜时,却在进攻工业区时受阻。 

图片 29

  “双车小组”稳步推进 

跟海军陆战队并肩作战的三角洲特种部队队员,从左至右分别为:MSG
DonaldR.Hollenbaugh,SGM LawrenceTheodoreBoivin,SSGDaniel A. Briggs

  此时,各处溃败的反美武装逐渐收缩到废弃的工业区。11月13日9时,美陆军2-2团1营A连呈纵队沿公路行军,准备与2-2团主力会师,然后进攻工业区。然而,公路上燃烧的汽车和路障让打头的M1A2行动放缓,坦克车长探头观察,似乎一切正常。当这辆坦克距离路障10米左右时,伴随一声巨响,一团烈焰将坦克包住,M1A2被炸得扭曲变形。美军其他坦克迅速调转炮口,寻找袭击者,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动静。空中OH-58D直升机上的观察员提醒地面指挥官留下一些救护力量后迅速通过该地区。 

  正当美军刚刚放松神经,恢复行军队形后,直升机观察员突然高喊:“03号,5点钟方向!”原来,几个反美武装RPG小队突然出现在03号坦克侧后方几十米处,并迅速射出一串火箭弹。03号坦克的右后方被密集命中,炮塔后部弹舱内的弹药被引爆,炮塔也被震飞。 

  突然出现的RPG小队很快被美军密集火力消灭,之后,美军以战斗队形向可疑地点展开火力侦察。一些沉不住气的反美武装火力小组进行了还击。暴露位置的火力点首先遭到了坦克炮的精确打击,一分钟后,155毫米口径的炮弹覆盖了反美武装阵地。几分钟后,A连终于与主力部队会合,在A-10攻击机的掩护下,美军坦克和装甲车小心翼翼地进入工业区。 

  通常情况下,美军都是两辆坦克一前一后配合行动:第一辆坦克负责攻坚开道,一辆满载士兵的装甲车紧跟其后,第二辆坦克距离前面的车组较远,以便充分发挥火炮和机枪的俯仰角,攻击楼顶和地下室里的反美武装阵地。每当占领一段阵地,美军装甲车上都会下来步兵,巩固已经占领的阵地。 

  这种战法让反美武装感到无奈:靠近了会遭到装甲车上大口径机炮和车载步兵自动步枪的扫射,坚守阵地则很快会被后面的坦克炮轰击。最关键的是,反美武装的武器无法正面击毁M1A2坦克。 

  唯一能给美军造成较大伤害的是狙击手。美军坦克为了方便观察,通常开舱战斗,暴露在外的人员就成了靶子。不过,要想精确命中疾驰坦克上的乘员,也不是一件易事。 

  由于美军在人数和火力上占有绝对优势,美军坦克“双车小组”掩护步兵缓慢前进,逐渐占领工业区。 

  激战持续到16日才大体结束,美军宣布费卢杰的局势得到稳定。12月中旬,逃离的居民终于可以回家了,如果他们的家还在的话。 

  战役评价 

  在此战中,有38名美军士兵和6名伊拉克士兵阵亡,164人受伤,美军估计击毙1200-2000名武装分子,俘虏约1000-1500人。 

  装甲车辆的使用对美军在费卢杰取得胜利更是功不可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M1A2坦克,多数情况下,M1A2坦克被反美武装发射的火箭弹连续击中,但坚固的装甲使这些攻击完全无效。另外,美海军陆战队和陆军使用坦克的方法也有所不同。前者将坦克分散部署,为陆战队员提供直接支援,这一战术在攻击整体防御阵地时很有效。而陆军则先将坦克投入城区突破战斗,打乱敌人的防御部署,帮助步兵快速推进并隔离敌人之间的联系。 

  对于这样一场大规模的巷战来说,费卢杰战役以美军的低伤亡率结束,这也证明了重型装甲车辆在巷战中的出色作用。(风云)

发表评论